猫咪最新地址maomivip77

深海……海底城。

已经失去了门户的海底城,此时就像是一颗长在海床当中的庞大发光珊瑚组群……被打破的外层护照很快就得到了修补。

这是整个城市在放弃了一切的修复工作,全力抢救之下才造就的成果——即使如此,海底城此时的魔能存量也已经岌岌可危。

魔能能源,只能够有限地供给诸如医院,施工单位等的重要部门——值得庆幸的是,这是一个治安好得发指的地方,不用将有限的资源用在维和之上。

但即使如此,对于已经习惯了魔能技术带来的便利的海底城人,此时正在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困难。

他们需要亲自去扛起那些大型的工具,甚至不得不进行徒步运输……一切,都在缓慢地进行着。

大灾难之后的第一天。

……

距离现在海底城大约数公里外的地方。

海底城的魔女正与塞壬少女在这里做着告别。

“其实你没有必要离开这里。”海底城魔女在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,才摇了摇头:“现在并不是结束,现在才是一切的开始……这座城市,正在焕发着前所未有的新生。”

海伦轻声道:“就像你说的,这一切才是开始。对于你们来说,这是重生,对于我们来说……这里也只是进入深海的第一步。”

黑直长发校花mm校园写真图干净清澈

“你走了,那个家伙醒来了,我怎么说?”琉歌却问出了最为关键的一个问题。

“坦白就好了。”海伦微微一笑道:“我想,他会明白过来的……你就给我转告他说,如果他听到塞壬的吟唱了,那就表示,我在了。”

“搞不懂你们。”海底城的魔女摇摇头,“放在海妖族,根本没有这么多破事情……所谓爱情,最终不过是为乐繁殖后代而已。一旦繁殖的天性得到了满足,对方就变得不再那么的重要。”

“你或许可以吧。”海伦不得不苦笑了一下……这是两个不同种族之间对待相同问题不同的看法,并没有非要说服对方的别要。

就当作是各抒己见好了。

“陛下如果能够醒来,待我向他问好。”

“我会的了。”琉歌点了点,旋即正色道:“【蓝宝石】号就在前面,这是路易斯答应过你们的……放心,我的人在【索姆娜】海沟那边发现了它,基本上是完好的。另外,你的两位姐姐似乎要在【蓝宝石】的治疗室当中,这似乎是路易斯之前安排好的。现在,【蓝宝石】号是你的了。”

“有缘再见。”

塞壬少女向后跃去,身后就是一处海底的断崖——此时的她,一尾青色的长尾在海水当中划动着,身体蜿蜒,飞快地没入了深海当中。

海底城的魔女目送远方,默默无语,只是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……她颇有些不争气的叹了口气,“早知道能战胜【罪】的话,我就不应该……”

她似乎也有着不为所知的惆怅。

……

……

“那边!谁来帮帮我,我撬不开这块石头!我的家就在这下面,家里有我太太的遗物,我想要找回来!”

混乱的海底城大街街头的某处。

一名脸上看不出来表情的青年缓缓走来——他走到了这名正在废墟当中寻找妻子遗物的丈夫身边,身手直接将一块巨大的石板给抬了起来。

中年男子看得是目瞪口呆,这人倒地是有多大的力气。

“谢…谢谢!”但他还是连忙说出了感谢的话语。

“不用客气。”力气很大的青年此时直接将石板搬到了一处,随后又处理了类似的几块石块之后,便径直离开。

直到离开的时候,他脸上依然没有太多的表情……然后,他很快便消失在了这位中年男子的视线之内。

但如果这位中年男子一开始就能够靠近这位青年的时候,他或许会能够听见,这青年的胸口处,会传出什么说话的声音。

“该死的空海,你什么时候才放我离开这根破试管……我感觉到我的身体机能正在急速的衰退当中!我需要能量的补给!我身体的器官已经开始发出了抗议——你不能这样对我,我曾是你的主人!你的创造主!”

“快了。”面无表情的青年此时低头说了一句,随后停了下来:“到了。”

试管当中的中枢塔【主机】……【七星】此时勉强地探出头来——它看到了是一栋倒了大半的房子,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“我离开是试验场之后,一直居住下来的地方。”空海先生淡然道:“接下来的这些时间,我们也会住在这里。”

“等等……你说我们?”【七星】听罢,不禁大惊,口吐一阵阵芬芳之后才哀嚎似的说道:“你…你是不打算放我走了?!!”

“我为什么要放你离开?”空海先生这时候眨了眨眼睛道:“我在制作这副昆虫身体的时候,并没有赋予它基本生存能力。你现在除了拥有庞大的中枢塔数据之外,能力与一般的昆虫几乎没有不同……试验场已经被毁掉了,只剩下一个坚固的空间,你也没有能力重建。现在放你离开的话,你确定自己不会还没有游到去大门就已经被深海的鱼类给吞掉,又或者直接离开了海底城之后,就被淹死?”

理好像是这个理……但【七星】怎么听怎么觉得不妥,只感觉命途完全看不见一点儿的亮光。

“怎么也好……我需要食物!食物!”【七星】哀嚎着说道:“真的!我讨厌这种生物的身体——我再也不想要生物的身体,这简直是错误的进化!”

面对着这位喋喋不休的中枢塔【主机】(伪),空海先生的选择是,直接将试管堵住,然后塞入了衣服当中。

他看着眼前这栋倒塌了的房子,随后推开了那只剩下半截的门,走了进去,“我回来了……教授。”

……

……

皇宫内……在一堆堆检测生命反应的仪器堆的床前,雷亚兹一点一点地睁开了眼睛。

映入眼帘的,一双丰润无比的嘴唇——莫吉托国王此时赫然就更在眼前。

啊——!

雷亚兹顿时惊叫了一声。

啊——!

莫吉托国王也不禁惊叫了一声。

随后,一人一猿就这样深深地对视着……好久,雷亚兹才咽了口口水道:“你,你怎么会在这里!?”

莫吉托国王此时双肩一耸,“他们都有忙的事情,这里就算我最清闲了,所以就在这里看着你。”

“这里是……皇宫?”雷亚兹飞快地从床上走了下来,拔掉身上的针管,打开了窗门——外边是不怎么亮的光,像是日落之后,夜晚最终到来之前的那段时间,“好暗。”

“听说好像是为了节省能量。”莫吉托此时摇了摇头道:“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地方,到处都是湿哒哒的……出来之后才发现,巨石王国比这个破地方好多了。”

雷亚兹苦笑,随后揉了揉眉心,重新坐了下来,“莫吉托,能给我说说……之后发生的事情吗?我似乎,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。”

“那你听着。”莫吉托国王点了点头,将它知道的,看到的,一一细说。

也不知道用了多久的时间,雷亚兹才缓缓吁了口气,“才不过一天,原来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……”

说着,雷亚兹便急忙忙地再次起来,毛毛躁躁的模样。

“你要去什么地方?”

“我想要去看看皇帝陛下。”雷亚兹头也不回,飞快地丢了一个句话之后,便冲出了房间。

莫吉托是阻止也没有来得及,可是不过转个头的时间,雷亚兹便又急忙忙地跑了回来。莫吉托正要说话,雷亚兹却忽然将它扑到了在床上,在它的身上胡乱地摸索了起来。

“雷亚兹!你想要做什么——!”莫吉托顿时大惊。

“找到了!”雷亚兹此时飞快地说了句。

这位巨石王国的国王还没有反应过来,雷亚兹已经再次冲出了房间——此时,莫吉托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连忙掀开了自己的胸甲,旋即脸色大变!

伊斯卡留下来的那块鳞片不见了!

……

一路上,少年甚至看不见皇宫内的仆人——直到此时皇帝陛下正在治疗的地方,雷亚兹才看见了一群身穿着医护服的家伙。

“我想进去,见一见陛下……他怎样了?”雷亚兹飞快地说道。

“对不起,琉歌大人有命令,现在不允许任何人接触陛下。”负责治疗的军医此时走了出来,“我们要确保陛下现在的安全。”

“可是我……”雷亚兹正要说些什么。

此时他的身后却传来了海底城魔女的声音,“让他进去吧……我陪他进去,你们都守在外边。”

“可是,琉歌大人,陛下现在的情况……”

“他有这个资格。”魔女此时目无表情地走来,随意地看了雷亚兹一眼,才看着军医道:“这个家伙看起确实很不靠谱的样子,但他也确实拯救了整个海底城……没有人,比他更有资格了。”

……

并没有打开房间的门,就马上看见烨皇子……这甚至还要通过一条长长的通道。

两人在通道上沉默地走着。

琉歌走在前头,不徐不疾……雷亚兹不禁显得心事重重,好几次想要开口说话。

“海伦走了。”海底城的魔女脚步不停,就这样说这话。

雷亚兹下意识一停……张了张口之后,才将踏出的步子放下,继续跟上,轻轻地应了一句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“她说像你这种什么都不是的玩意,她根本而不喜欢,如果不是路易斯的命令,她甚至都不愿意接近你……让你自己完蛋儿去,她开着【蓝宝石】号去别的地方浪了。”

“嗯。”雷亚兹依然点了点头。

“你好像一点也不在乎?”这次,海底城的魔女反而转过了身来。

雷亚兹此时看着她,很是认真地说道:“我为什么要在乎你在这里胡说八道……暴力女,你的这些话,我觉得反过来听,应该就差不多是原话了。”

“你可真是自信。”海底城的魔女直接冷笑了一声,“随你怎么想吧……到了!”

……

四周都是魔能释放时候所产生的光辉。

海底城的皇帝,此时就浸在了一个水晶容器的蓝色溶液当中……他的身体已经彻底地冷冻了起来,这种蓝……是冷冻的蓝色光。

雷亚兹就在容器之前,伸手抹去,“陛下他,到底……”

“情况很差。”琉歌的声音也没有开始时候的那么硬,“他的细胞不断地破裂,而且得不到任何的修复。通过检测,他身上的蓝血血脉已经彻底干枯,修复的体质也失去了……如果不是冷冻得及时,他甚至连昨天也活不过。”

“我没有做到最好……”雷亚兹吁了口气。

“不能怪你。”琉歌摇了摇头:“尽管我真的很想要找个人,尤其是你来发火……但我知道,我不能够怪你,甚至没有资格对你再说什么。”

“我想要,单独地在这里看着陛下,可以吗。”雷亚兹此时忽然说道。

海底城的魔女不禁皱起了眉头……她犹豫了片刻,最终紧盯着雷亚兹的双眼。

他没有回避,这次没有,就这样坦然地看着。

“不要太久……”海底城的魔女幽幽地说了一句,随后缓缓后退离开,最终关门之前,她这样说道:“听着,他是整个海底城我唯一在乎的……让你单独留下可以……但请你,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……

雷亚兹就这样站在了容器之前,看着那冰封当中的烨皇子。

好一会儿,他才缓缓地将鳞片取出……血脉的力量自然地流入了鳞片当中,然后一道光影开始浮现。

光影中的人,此时正在说着那千篇一律的说话。

“我想,你应该也想要看看她的模样的吧……”

雷亚兹喃喃自语道:“我清楚地知道觉醒蓝血的痛苦,所以……陛下,如果你不愿意醒来的话,那就一直沉睡下去吧。你才是那个,拥有不再沉痛资格的人……”

……

当雷亚兹再次走出来的时候,迎上的是海底城魔女那带着一点希冀的目光——他其实知道琉歌心里想的是什么。

她或许认为,完全觉醒了蓝血血脉的自己,或许有能力让烨皇子的状态好转过来。

“我大概让你失望了。”雷亚兹此时摇了摇头,“对不起。”

“我也没有多少期待。”琉歌轻哼了一声,转身而去。

“你去哪?”

“外边还有一大堆事情。”海底城的魔女头也不回道:“路易斯的情况虽然好不了,但也坏不了……我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去做。这是他的海底城,我不会让它坏在现在。所以……我会做我所能做到的一切,等他醒来。”

“带上我吧。”雷亚兹这时候快步走了上来,“修理方面的事情,我应该还能帮上忙的。”

“就你?”

“我拯救了海底城?”

“辣鸡,废物!”

“暴力女……”

吵吵闹闹,吵吵闹闹,声音渐渐远去。

……

……

然后,雷亚兹并没有因此得到任何的特殊对待——他很直接地就被海底城的魔女分配到了基层的岗位之上,进行一些他力所能及的修理工作。

“这个该死的暴力女人!”

骂骂咧咧……雷亚兹还是带上了头盔,一头扎入了修理厂当中——这里正源源不断地送来一些还可以修复的魔能工具。

也好在他此时身强体健,一个能顶几十个强壮大汉的力气,这样的修理工作倒也不算幸苦。

“等等,这是?”雷亚兹一下子看向了新一批送来的维修品,下意识张了张口。

运送这批维修品的师傅看了看道:“这是在战场上打捞回来的,看着应该还能够修好的样子。”

雷亚兹此时猛然跑到了废品堆当中,胡乱地将各种碎片零件工具一一翻开,最终将里面的东西给拔了开来。

出现在他眼前的,赫然是一架黯淡无光的【飞陀】……【飞陀】此时已经残缺,只剩下核心的部件,以及不到一般的躯壳。

雷亚兹伸手轻轻地抚摸着【飞陀】的核心,不知不觉间就流下了泪来。

当初从白塔之上坠落,天马【飞陀】出现的时候,他听到的那道声音……是氪多金的声音。

他就在这里。

灵魂与机械的共生……就像是【阿斯拉·白麒麟】一样,他就在这里。

“我会修好你的,我一定会修好你的……然后,我们一起,参加【飞陀】大赛。”

……

……

空气突然有了一丝的扭曲。

安静的冰封房间当中,迎来了两道身影……洛老板将地上的鳞片俯身捡了起来——冷不丁地,他的手掌释放出了一道蓝关。

光影之中的女人,忽然扭曲了一下,随后那千篇一路的留言,突然打断……光影中的女人,开始说起了另外一段的说话。

“……因此,想要消灭【罪】几乎是不可能的,针对这个问题,我已经和烨这个固执的家伙争吵多次……不过还真是可爱,这家伙生气的样子。”

“知道吗,其实烨这个家伙,从出生以来都活得不开心。我听过他半夜说的梦话……这家伙,好像一出生就因为天赋太高的关系,被卡尔皇帝送去了当做长生的材料进行提取,但是因为他血脉太强的关系,活了下来。这些年来,这家伙一直都充当着卡尔皇帝的消耗品呢。”

“他骗了自己了。”

“他骗了自己,这些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,他将这些记忆封印在内心的最深处……他甚至还将卡尔皇帝塑造成为了一个为了海底城而甘愿受苦的形象。”

“因为自我的欺骗,他甚至以如何消灭【罪】,继承这个虚假的卡尔皇帝的意志而不断地磨砺自己。”

“如果不是这样,这家伙,大概早就已经崩溃了吧……”

“可以的话,我或许会希望,烨他……从来没有来过这个绝望的世界。”

……

当光影中的女人再说这这些话的时候,一个接着一个的黑色圆球,缓缓地从烨皇子的身体浮出,随后飘到了女仆小姐的手上。

不多不少,正好是二十颗的数量——灭绝了整个海妖王庭才堪堪达成的数量。

洛老板将手中的鳞片直接放入了容器的旁边。

“如果一开始我们遇到的不是雷亚兹,而是一位海妖族的话……”他此时轻声道:“大概会是,另外一个故事了吧。”

忽然安静。

冰封的房间之内,那光影之中的女人,一次次地说着相同的话语……柔和的光,正覆盖在了那冰封的蓝光当中,不相融,但也紧紧贴着。

#############

PS:(55/84)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