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蝌蚪软件

穆司爵和许佑宁已经出发了,留了一辆车和一个司机下来。

司机是一个手下,看见米娜,下车帮忙拉开车门,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:“娜姐,上车吧。”

米娜怎么想都不愿意和阿光那只猪一起坐在后座,于是绕到副驾座门前,拉开车门直接坐上去。

“呃,娜姐……”司机摸不清米娜的套路,疑惑的问,“你确定坐副驾座?”

米娜没好气的说:“确定!”

这时,阿光匆匆忙忙追出来,拉开后座的车门,却发现米娜坐在副驾座上。

阿光沉吟了半秒,走过去拉开驾驶座的车门,看着驾驶座上的手下,命令道:“你,下来。”

手下没想到,阿光也不按牌理出牌。

手下一脸怀疑人生的迷茫:“光哥,什么意思啊?”

“让你下来。”阿光已经快要失去耐心了,皱着眉问,“还要我重复几遍?”

“哦。”手下乖乖下车,不解的看着阿光,“光哥,我下来了,那谁开车啊?”

阿光抬了抬双手,不答反问:“看见哥哥这双手没有?”

甜美长发美女的午后时光

“……”

手下还没反应过来,阿光已经“嘭”一声关上车门。

下一秒,车子绝尘而去,只留下一道红色的车尾灯。

手下愣在原地,被灰尘呛得咳了两声,疑惑的说:“光哥和米娜怎么那么像闹脾气的小情侣?”

此时,车上“闹脾气的小情侣”正在玩“谁先说话谁就输了的游戏。

车子在急速前行,车内却安静如凌晨的四点钟。

最终还是阿光打破了沉默:“米娜,你还在生气吗?你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啊!”

“……”

米娜不是很懂阿光的逻辑,但是,她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她好笑的看着阿光:“因为我不是小气的人,所以你就肆无忌惮的和我开玩笑?”

“咳!”阿光有些心虚地转动了一下方向盘,“你要是脾气暴躁斤斤计较,谁还敢跟你开玩笑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米娜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。

她也知道,她以后要朝着什么方向改了。

她偏过头看着阿光,唇角扬起一抹迷人的微笑:“你把司机的工作抢过来,是个明智的决定,你应该庆幸你在开车。”

“……”阿光一头雾水,“如果我不是在开车呢?”

米娜冷笑了一声:“那你已经被我踹下去了。”

“……”阿光一阵无语,颤抖了一下,说,“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米娜!”

米娜不咸不淡的说:“好好开车。不然,我先把你踹下去再坐到驾驶座上,也就是20秒的事情。”

“哈——”阿光发出一波嘲讽,“你那点功夫可都是我教你的,我还不了解你?”

言下之意,徒弟是打不过师父的。

米娜看了阿光一眼,过了片刻,突然说:“我们试试?”

“……”试什么?

阿光的脑海里闪过一百种可能,包括“试试在一起”之类令人脸红心跳的可能性。

不过,米娜说的是哪一种呢?

阿光也说不上为什么,他竟然没骨气地紧张了。

米娜又看了阿光一眼——

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阿光这个样子,好像在……想入非非。

“阿光?”米娜冷不防叫了阿光一声,“你在想什么?”

阿光猛地回过神来,心跳差点紊乱,好不容易才定了定心,问道:“你……要和我试什么?”

“试试打一架啊。”米娜意识到不对,盯着阿光问,“你想到哪儿去了?”

“我……”阿光不敢说实话,更不敢说自己失落了一下,假装观察路况,漫不经心的说,“我跟你想的是一样的!”

“这么巧?”米娜根本不怕,看了看导航路线,却发现已经快要到酒店了,风轻云淡的说,“不过现在这个时间不合适,我们另外约个时间吧!”

“我靠!”阿光一脸诧异,“我们真的约架啊?”

就不能……约点别的吗?

当然,最后半句,阿光只敢在心里默默的说。

“约啊,果断约。”米娜摩拳擦掌的看着阿光,“我是很认真的想揍你!”

阿光一脸郁闷: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”

米娜倒是不介意告诉阿光,他到底做错了什么。

可是,她还没来得及开口,酒店就到了,阿光也已经停下车。

酒店的工作人员迎过来,帮忙拉开副驾座的车门。

“谢谢。”米娜下车,看了四周围一圈,问道,“穆先生和穆太太来了吗?”

“您说的是穆司爵先生和他的太太吗?”工作人员点点头,“他们二位已经进去了。”

“谢谢,”米娜笑了笑,“我知道了。”

米娜笑起来很好看,酒店工作人员一时看得失神了,愣了一下才说:“不客气。”

阿光好巧不巧,正好看见酒店工作人员失神的样子。

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一股不舒服的感觉就这么涌上来,果断走过来,“咳”了声,打断米娜和工作人员的对话,说:“米娜,我们也进去吧。”

米娜点点头,神色逐渐变得严肃:“先去找七哥和佑宁姐。”

“咳!”阿光悠悠的提醒米娜,“我们虽然是来保护七哥和佑宁姐的,但是,还是要装作参加酒会的样子。”

阿光的意思是,他们既然是组团来参加酒会的,那就要有参加酒会的样子。

比如,米娜应该像其他女宾客一样,挽住自己男伴的手之类的。

可惜,米娜完不懂阿光的暗示,心思都在正事上,说:“我们的主要任务是保护七哥和佑宁姐!”顿了顿,又补充道,“我对参加这种酒会没兴趣!”

“……”阿光在心里叹了口气,认命了。

到了酒店门口,工作人员先和阿光米娜问了声好,接着说:“请出示您的邀请函。”

米娜只知道要来,没听说过什么邀请函,只好懵懵的看向阿光——

阿光给了米娜一个“看我的”的眼神,变魔术一般拿出邀请函,递给工作人员。

工作人员核对了一下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:“两位里面请。”

阿光顺势拉住米娜的手腕,带着她走进酒店。

米娜还在意外,一时也顾不上其他了,好奇的看着阿光:“你怎么会有邀请函?”

阿光神秘兮兮的笑了笑:“其实是七哥的。七哥放在我这儿,正好让我们派上用场了。”

“……”米娜不是很懂的样子,“那七哥和佑宁姐不需要邀请函吗?”

“不需要。”阿光摇摇头,“七哥的脸就是最好的邀请函。”

言下之意,工作人员认得穆司爵,就像认得陆薄言一样,不需要穆司爵出示邀请函。

“邀请函”这种东西,是给他们这些“陌生面孔”用的。

米娜像突然明白过来什么似的,点点头:“对哦,七哥这么厉害的人,怎么会需要邀请函?”

阿光听出了米娜语气中的崇拜。

靠,这和他设想的轨迹不一样啊!

他拿出了邀请函,米娜崇拜的人为什么变成了穆司爵?

郁闷中,阿光和米娜进了酒会现场,两人一眼就看见穆司爵和许佑宁被一群记者围了起来。

上一次,也是在这样的场合,穆司爵公开承认,他已经结婚了。

这一次,他带着一个已经怀孕的女人出席酒会。

这个女人的身份,不言而喻。

也正是这个原因,记者的问题像潮水一般涌过来——

“穆先生,这位就是穆太太吗?”

“穆先生,你和穆太太是什么时候认识的,穆太太怀孕多久了?”

“穆先生……”

如果是以往,不要说向穆司爵提问,根本没有记者敢这样围着穆司爵。

可是如今,很多事情已经改变了。

穆司爵对记者的提问,显得格外有耐心,一个一个地回答,程都让许佑宁挽着他的手。

许佑宁站在穆司爵身边,说不紧张是假的。

她想起她以前的身份,要是被挖出来怎么办?她会不会成为穆司爵的累赘?

恐慌了片刻,许佑宁才想起来,穆司爵已经把她的过去洗成一张白纸,她过去和谁有关系,做过什么,别人已经查不出来了。

现在,她只是穆太太,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穆司爵的妻子。

想到这里,许佑宁放松了很多,挽着穆司爵的手,淡淡定定的站在穆司爵身边,微笑着面对记者。

记者试图向许佑宁提问,挖出许佑宁的来历,但是都被穆司爵一一挡回去了。

不一会,记者采访时间结束,围在穆司爵和许佑宁身边的记者终于散去了,只有阿光和米娜还站在原地。

许佑宁也才注意到阿光和米娜,笑了笑,在穆司爵耳边说:“发现没有,阿光和米娜其实很登对。”

穆司爵挑了挑眉:“刚才记者说了,我们也很登对。”

“……”

许佑宁一阵无语,根本想不明白,穆司爵为什么连这个都要比?

她决定告诉穆司爵真相,说:“记者那只是客气话。”

“是吗?”穆司爵挑了下眉,不太相信的样子,“我去找她们问清楚。”

“哎!”许佑宁怕穆司爵真的去,忙忙拉住他,妥协道,“记者说得对,我们……是真的很登对!”

穆司爵终于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,看了看阿光和米娜,淡淡的说:“他们也还不错。”

“……”

许佑宁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声——

幼稚!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