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精品国产福利观看

时隔几天,又逢周末,只不过这次与上周五不同。因有课外活动,周五这晚,关平安就直接住在学校。

可再想混过去,也不能的。哪怕明晚还有聚会要参加,那也是明晚的事情,该要面对的,她还得面对。

嚯嚯,呵呵,哈哈,嘿嘿……再傻笑也没用。一到家没多久,关平安就被齐景年找了个借口牵走,牵回了卧室。

“自己看吧。”小葫芦竹屋内的东卧室,齐景年将一个背包递给关平安,“在内侧兜,有个大信封。”

回到了小葫芦,关平安就敢畅所欲言?唔,还是先找到大信封看过内容之后再见机行事吧。嗯,她不愧了小机灵一个!

果然!

还真是一份调查报告,瞅着字迹就是化成灰,它还是齐一的笔迹。丫的,这小子的字是越写越好了,还能将暗语写得如何生动惊人。

什么叫事发凌晨三点十二分至二点二十五分之间,此时正逢当晚十二点三十分左右**仓库火拼伤亡惨重,警.方正在处理事故中?

好样的,还真给联系上了。瞅瞅!……下面还有一行,居然就连这期间哪间黑诊所突如其来地来了多少伤号。

甚至凌晨时分几处房屋出现火灾,这一期间消防队各自是凌晨几点出动的一一详细的跟身临其境似的。

人才啊,简直是她爷爷(梅老)的损失。这份调查报告可谓是又详细又周,最后归纳起来的总结又合乎逻辑又不失真实性。

要不是不适合宣扬,真该让吉祥好好瞅瞅。你瞅瞅,人家的大管家,再瞅瞅你这个小管家,你们之间差距有多大。

被风吹过的清纯MM

“年哥哥,让齐一多带带吉祥。”关平安收起了信纸,朝齐景年挤了挤眼,“我知道我错了,肉偿好不好?”

完了。

这小妖精又使美人计!

齐景年二话不说往前一扑。

“慢!”关平安吓得竖起两巴掌,“他们都知道咱们上楼收拾行李,半个小时还得下去一趟……”

慢你个头!

“呜~”

“现在就哭?”

“谁哭啦……”嘴硬的关平安还不及多说一句,嘴已被堵上。这会儿是真有哭死的心情,让她嘴贱。

这下子完蛋了,是个人都知道他们俩躲在楼上干嘛。娇喘吁吁的关平安迷乱中还不忘提醒一句,半个小时要出去哦。

齐景年欣然应下。至于能不能半个小时就出去?出去干嘛,晚上还得参加去参加派对,白天正适合补觉。

快要窒息的鱼儿这回亏大了,跟个煎饼似的被翻来覆去,又一次昏过去之时脑海里不由自主地闪过一个念头。

——早知如此,她去什么去踩点,还不如拉他一起。

齐景年看着她酣睡的小样儿,失笑摇头,抱着她将她轻轻地放回窗前的榻上,端了一盘水帮她擦了一把。

擦干净之后,盖上被子,他这才回到架子床前面,将地上的衣物收起,将试了的床单扯下,拎着出了竹屋。

关平安再次醒来时室内只有她一人,她下意识地就先喊了一声齐景年,喊出口之后骤然想起这是在哪里。

随之,她立即掌控念力一“瞅”,这瞅瞅,嚯!……好家伙,居然不累还爬山了不说,还正好在集装箱前面。

得~

她就知瞒不了他。

毕竟山上就是没老虎和狼等猛兽,为了不浪费,她在后山养了野鹿和狍子等,自然还有不少山鸡野兔等。

别看那些动物没什么大危险,养在山上又被禁锢似的下不了山,但破坏力还是非常惊人的,唯有梅花桩那一块区域还算安。

于是,她就给集装箱挑了一块距离梅花桩不远的一块平地入驻。就是这样,她也不放心,原本还寻思着等捯饬完之后再移到湖那边。

“醒了?”齐景年对关平安突然‘飞’了过来之举已经免疫,有些事情吓着吓着就习惯了,就如前面一大堆东西。

关平安点头,立即双手背着身后,脑袋一歪瞅着他。嘿,嘿……据说她这个姿态,最令人疼惜万分。“你饿了没有?”

“吃了。”齐景年伸手揉了揉她脑袋,“来,给我好好说说,那一晚经过。不得隐瞒半点,我看看还有什么地方遗漏的没有。”

到现在才问,会不会迟了?关平安眨了眨眼,到底未道出这一句话,毕竟他不是那种墨迹的男人,这么问自然有他的原因。

关平安一脸乖巧的从头开始说起,首先到期间,再到收尾,她还带上一些题外话以示自己当时没喊上的遗憾心情。

这期间,齐景年时不时就点头,要不就语气惊讶地附和一句‘是吗?’要不是配合着一脸遗憾自己错失了良机。

如此一来,让原本就憋得慌的关平安更是畅所欲言,说着说着,一个说秃嘴就来了句可惜了,我原本计划整顿了一下整个州。

一听这话,齐景年脸上就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斜倪着说完立即捂嘴的关平安,见状,他到底是不忍心批评几句。

他的关关,从来就不是什么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。像此刻这般的得意洋洋,这才是她最耀眼的地方。

但是,为了安起见,这匹野马还得给套上一层枷锁才行。齐景年收起笑容,“这周,我让小二在其他地方也整了些事情。

总之,这件事算是不了了之了。以后,要是再让你巧合的撞上,最好还是第一时间联系我,就是联系不上,还有我给你兜底。”

闻言,关平安摸了摸自己后颈儿,欲言又止的看了看他——这么说来,她好像无意间又给他添了麻烦。

齐景年见状就知她在想什么。可要不实言坦白,他怕她哪一天闯祸了,安还好,要是伤到哪了,自己还被蒙在鼓里。

重不得,轻不得,还甘之如饴。他中了一种名叫关平安的毒已深,拦是拦不住了,看来只能双剑合璧了。

齐景年伸手拿下她的胳膊,“在我面前,你没什么好心虚的。你是我的关关,这一点就足矣你想动刀子,我还得接过活儿。”

闻言,看着他的关平安正感动着呢,一听到最后这一句顿时笑喷。什么跟什么呀,说的她好像多暴力似的。

Tagged